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-洛阳宗教

       佛经学兴于洛阳,佛教传于洛阳,理学渊源于洛阳。zjzj.png中国文化史上之三大学术主流,无一不发源于洛阳,流传于四方,垂传于后世。关于佛教传入中国内地,见于史籍的最早为三国魏鱼豢所撰《魏略.西戎传》。文中载:"西汉哀帝元寿元年,博士弟子景卢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经"。但这时还没有宗教活动,到了东汉初年,佛教才开始逐渐流传。 东汉时期,洛阳是帝国之都,经济繁荣,文化昌盛,交通便利,商客云集,为佛教传播提供了优越条件。东汉永平七年(公元64年)明帝闻西方有异神,遣郎中蔡谙博士弟子秦景等赴天竺求法。永平十年,他们与中天竺僧人摄摩腾、竺法兰以白马驮经、像回到洛阳,次年于雍门外建白马寺。一般认为以白马寺的创建为佛教传入中国之

始,摄摩腾、竺法兰在白马寺译出《四十二章经》,为现存中国第一部汉译佛典。东汉时期绝大部分佛经都在洛阳翻译,该寺是最重要的佛经译馆。此后,西域僧人不断来到洛阳,参与佛经翻译。从明帝永平十年(公元67年)至献帝延康元年(220年)间,译经者12人,译出佛经292部,395卷。译经的同时,也开始讲经。如安世高,善汉语,在洛阳讲。


       在洛阳,除汉族世居并遍及全市之外,各少数民族,尤其是以回族为代表的少数民族,多是以“大分散”、“小集中”的方式与汉族杂居,因而民族特性较为鲜明。


       新中国成立之前,回族主要分布在城市区、郊区和附近属县,居住城镇者自成街道,居住农村者自成村落,如洛阳市东关、北窑、马坡、塔湾,宜阳县韩城乡西关,偃师北窑、缑氏,洛宁县王范镇,嵩县德亭乡南坡,新安县五头乡、铁门镇等。满族主要分布在市区和栾川县、嵩县。蒙古族主要分布在市区和栾川、汝阳、孟津等县。其他少数民族在洛阳及所属9县(市)分布虽广,但数量较少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和新兴重工业基地的形成,职工工作调动、军官转业安排、大学生毕业分配、婚姻关系等因素的加入,人口迁徙和流动更为频繁。使洛阳少数民族的分布面积逐渐扩大,人口也有较大增长。2007年末洛阳市总人口650.45万人,其中汉族人口约占全市总人口的98.8%,其他少数民族约占全市总人口的1.2%,其中超过1000 人的民族有回族、满族和蒙古族。少数民族以回族为主,近6万人,占少数民族人口的80%以上。


       回族喜爱清洁,比较团结,精明能干,有经商传统。据载,该民族是随着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后逐渐形成的一个民族,其风俗习惯受伊斯兰教影响。从回族的出现与成长来看,它既信奉伊斯兰教,又不断与汉族融合,属于缘起于我国的原生民族,其个案性较强。


       隋唐时期,阿拉伯及波斯(今伊朗)人来到洛阳经商或从事宗教活动,其中信仰伊斯兰教的定居者通过与其他民族融合,形成了洛阳回族的先民,成为洛阳回族的族源。其后,参加平定“安史之乱”的回纥兵部分卜居洛阳,这些人也成为洛阳回族的一个来源。元代,成吉思汗挥铁骑西征至今伊朗、伊拉克一带,回师之时共掳回10万工匠。这些人在中原与汉族通婚,形成了我国回族的主体,并进一步充实了洛阳回族的成分。至忽必烈时期,这些来自两河流域、较显深目隆鼻的客籍人又成为忽必烈的帐下勇士——“探马赤军”。这些回回军士的一部分人后在洛阳屯田,成为洛阳回族的又一来源。另外,回族在长期形成的过程中,还常有其他民族成分加入而成为回族成员。洛阳回族群众经商意识较强,在餐饮业、制革业等方面占有相对优势。因盗墓而发明的“洛阳铲”即由回民杨林所首创,由于其独特的勘探功能,在考古及建筑业广为使用,并被推广到全国,又传至前苏联、东欧、亚非各国。回族传统武术“圣行心意六合拳”,深受回族群众的喜爱,在洛阳回族群众中广为流传。


      洛阳的满族与回族在语言、文字上,都通用汉语、汉字。满汉通婚无禁忌,生活风俗与汉族大同小异。洛阳全市皆有满族分布,市区满族多为建国后为支援洛阳工业建设,由全国各地来到洛阳定居的。市区蒙古族大多是建国后迁来的,而孟津县蒙古族的来源,据蒙古族作家李凖对《李氏家谱》考证,该县马屯乡一带的李姓为蒙古族后裔,他们原为元朝亡国遗民,因备受歧视,恐招横祸,遂改为李姓。但居住在洛阳的蒙古族,由于长期不知自己为蒙古族,因而在生活习俗上已与汉族几无差别。